财经新闻

合一亚洲讲地散难耕、收入微薄 山区“抛荒地”如何长出钱

  地散难耕 人种天养 收入微薄

  山区“抛荒地”如何长出钱来?

  编者按: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期在部分贫困山区调研发现,特殊的山地地貌和土壤条件限制了当地百姓脱贫致富,加上青壮年劳动力大多外出务工,以及涉农服务不完善、产业链不健全、发展特色经济受限等影响,部分农用地出现抛荒现象。本报即日起推出“山区农地使用调研”系列报道,对如何破解贫困山区农地抛荒和“空心村”、提升农民种粮积极性等问题进行探讨,敬请关注。

  散落在贫困山区的农地,土壤贫瘠,受自然条件影响大。在一些贫困户眼中,这些只能种粮的基本农田正从原来的吃饭家伙变成鸡肋——种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  近日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访秦巴山区、大别山区等地发现,一些地区粮食生产存在“人种天养”的情况,由于粮食产量低,农民种粮积极性减弱,一些地区出现农地“抛荒”的现象。不少受访的基层干部和农民呼吁因地制宜出台相应政策,支持山区发展。

  “吃力不讨好,不如不种”

  在秦岭大巴山山区、大别山区等深山贫困地区,由于地块分散,土地利用率低,当地一些农民种粮处于亏损状态,影响了他们的种粮积极性。

  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地处大别山腹地,鄂豫皖交界,人口68万,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、大别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县。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在多个镇村采访看到,除了连片农田种上粮食作物外,有的零碎地块或山间地块处于抛荒状态。

  花石乡位于金寨中南部,安徽天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脚下,据介绍,目前该乡六个行政村有基本农田1.5万多亩,以种植水稻、玉米为主,然而除连片农田外,不少山间地处于抛荒状态。

  “花石乡的农地利用情况具有代表性。”金寨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何恩来表示,全县目前耕地面积59.96万亩,其中基本农田47.55万亩。记者了解到,金寨县当前“抛荒”的农用地约10%至20%,主要聚集在山间地。

  农地“抛荒”也出现在安庆市岳西县。岳西县位于大别山腹地,是大别山区唯一一个集革命老区、贫困地区、纯山区、生态示范区、生态功能区“五区”于一体的县份。由于历史、自然等因素,岳西县一直是安徽省,以及大别山区29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中贫困面最大、贫困程度最深的县份之一。

  据岳西县部分干部反映,该县基本农田占比高达90%以上,许多偏远山榜田长期处于抛荒状态,失去基本农田保护意义。岳西县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,特殊的山地地貌和土壤条件限制了当地百姓的脱贫致富。据了解,岳西县二轮承包土地面积为22.5万亩,2016年确权面积31.9万亩,人均耕地只有0.9亩,而且土地零碎,质量低,还容易遭受山洪和泥石流破坏,难以进行机械化耕作,种粮成本非常高,一些农民种粮处于亏损状态,影响了当地农民的种粮积极性。

  在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后,一些贫困群众从山上搬到山下的集中安置点,远离了自己的生产资料,加之基本农田又较零碎,索性抛荒了之。金寨县南部一个乡的贫困户冯联国已搬入160多平方米的安置新家,老家的耕地在四里路开外,“种起来吃力不讨好,还不如不种”。记者采访发现,他家目前有耕地9.2亩,旱地水田共15块左右,分布在老房子附近的山坡上,目前没种了。

  处于秦岭山脉的陕西省宁陕县,土地面积3678平方公里,其中山地约占96.41%,耕地约占2.73%,素有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之称。四亩地镇四亩地村党支部书记李明海说,当地水稻亩产800至1000斤,玉米亩产800斤左右,去除掉人工和农资成本,一亩地的纯利润一年只有两三百元。“现在村里愿意种粮的大部分是65岁以上的老人,因为种粮劳动强度相对较低,一个老人就能照看过来,不耽误年轻劳力进城打工。”李明海说。

  在位于秦岭山区的河南省灵宝市,记者发现,散落在深山里的耕地粮食产量较低,年景差的时候小麦亩产只有三四百斤,很少有年轻人在家种地。在山西左权县龙泉乡连壁村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几乎找不到一块面积超过10亩的耕地。村支书郭应林说,全村一共有1800亩耕地,只有600多亩是平整地,地块都很破碎,基本上都是一二亩、二三亩一块地,山区土壤条件差,现代化工作技术也难推广,粮食产量低,一亩地一年的纯收入只有几百元钱。

  “土地流转出去,赚的比以前多了”

  由于山区土地破碎,生产条件较差,种植粮食作物效益低,不少农民自发转向了种植经济作物,成为带动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渠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