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新闻

合一亚洲的大学生的压岁钱去哪儿了?需提高“财商”

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一项调查显示,94%受访大学生自主支配压岁钱——

  大学生的压岁钱去哪儿了

  浙江财经大学 柴若月 四川大学 叶婷婷 北京印刷学院 白梓含 

  春节期间,一张“全国压岁钱地图”在网上流传,颜色越深代表平均压岁钱越多。图片显示,福建、浙江、北京、上海位居前四,其中福建莆田平均压岁钱为12000元,是全国大部分地区的20倍以上。与之对比鲜明的广东,平均压岁钱为50元,网友戏称之“遭小孩嫌弃,被大人追捧”。

  压岁钱,在北京女孩郑萌萌看来,这是一笔难拿难管的钱,也是一笔花不明白的钱。小学六年级,郑萌萌就开始和父母“争”压岁钱,好不容易成功说服父母,由自己保管压岁钱。

  上了大学后,亲戚们觉得她是成年人了,就不再给她压岁钱。对此,她愤愤不平:“压岁钱代表长辈对晚辈的祝福和心意,我还没有工作,作为一个没有开始挣钱的晚辈,应该继续收到压岁钱。”

  来自浙江金华的周一明也认为即使长大成年,依然可以收压岁钱。“压岁钱是一份对新年的祝福,为什么长大就不能收了呢?即使工作和结婚后也是可以收的。”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压岁钱“压岁”的意义,金额多少不重要。

  相反,贵州的林飞认为大学生不该收压岁钱。他认为,大学生是年满18岁的成年人,应该培养独立性和奋斗精神。“收压岁钱多多少少会让大学生形成依赖心理,不利于大学生的成长发展。”他说。

  近日,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百余所高校的2460名大学生发起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,今年过年,86%的受访大学生收到了压岁钱,79%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大学生应该收压岁钱。

  59%的受访大学生收到压岁钱低于1000元

  彭依琳是广东人,谈到压岁钱的金额,她说:“小时候,每个红包的金额差不多都是5元。现在生活水平提高,大部分是10元。”彭依琳从不会“吐槽”广东的小额红包传统,她认为红包就是一种“互换”,“我一直觉得压岁钱不是自己的钱,每年收到的红包多也意味着父母发出去的红包多。即使收到压岁钱比较少,我也不会觉得难过。”她说。

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调查显示,2018年,59%的受访大学生压岁钱在1000元以下,34%的受访大学生压岁钱1000元至5000元之间,2%的受访大学生压岁钱高于1万元。

  张青在家乡黑龙江上大学,今年她收到的压岁钱不到1000元。从懂事起,她就一直自己支配压岁钱,用于买书、学习用品等。张青最近在备战考研,“今年收到的压岁钱,正好可以用来购买复习资料提高自己。”她说。

  李嘉开始自主支配压岁钱,源于上大学后与父母的一次正式的谈话,父母告诉她:“上大学就要学习自己管理压岁钱了,以后的压岁钱就都用于你自己大学的生活费。”李嘉每年都能收到几千元压岁钱,她说:“这些压岁钱让我支撑半个多学期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调查显示,在回答“压岁钱的去处”这一问题上,选择“上交父母,父母支配”的占6%,选择“用于学费、生活费等读书期间必要支出”的受访大学生占41%。

  大三学生吴西每次过年回老家的时候,都会收到亲戚给的红包,他会直接把压岁钱上交父母。他表示,每年可能收到1000元左右的压岁钱,“现在也一直保持上交压岁钱的习惯,没什么可抱怨的。”他说。

  投资、公益、旅行,压岁钱涌现新去处

  来自广东的朱正是北京一所高校大四的学生,自从上大学,他就一直在研究投资和理财。随着手机理财平台兴起,他便和父母商量压岁钱由自己保管,他会把钱放在一个手机理财平台上。“利息比银行高一些,还可以随时取出使用,很便捷。”后来,他又开始研究基金股票这些收益高的投资项目。朱正认为,压岁钱是一年来比较高的收入,用于投资,可以锻炼自己的理财能力,朱正的父母支持他的决定。他说:“今年的压岁钱基本到手了,我现在在等股市开市。”

  今年春节,大四学生潘宁总共收到将近5000元的压岁钱。潘宁家的传统是晚辈工作前,长辈给晚辈压岁钱;晚辈工作有收入后,晚辈给长辈压岁钱。潘宁将在今年7月毕业,这是她最后一次拿长辈们的压岁钱了。从上大学开始,她就将大部分压岁钱存起来,储蓄收益。今年,她主动将压岁钱拿出一部分用于置办家里的年货,“买了很多零食招待客人,年夜饭的食材基本也是用压岁钱买的,与大家一起分享的感觉很幸福,也很有成就感。”在她看来,自己年纪小的时候没有理财概念,交给父母保管是比较好的选择;现在长大了,拿到长辈们的压岁钱后,该花的时候要慷慨拿出来,不该花的时候就不能乱花。

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调查显示,22%的受访大学生将压岁钱“用于旅行等娱乐项目支出”,“用于投资理财”的占6%。